第一百零四章 引诱

作品:《娇妻嫁到:总裁哪里跑

????郑菁菁住下后,就闲了下来,先前和卿黎雨江铸久一起住,她还要打理家务,事虽不多,但也烦人。来到江宅,什么事都有佣人,她自然不用再像之前那样。

????许惠见她无聊,就把人拉过来和自己聊天。郑菁菁早就了解了许惠的喜好,每一个话题都是许惠感兴趣的,时不时把人逗得乐不可支。

????“菁菁,你知道得真多,像我那儿子,都不如你会说话。”许惠笑眯眯地看着郑菁菁,是越看越喜欢,再加上昨晚卿黎雨告诉她,菁菁是她很好的朋友,许惠对郑菁菁就更有好感了。

????江铸久这时正好加班回来,一晚上的工作让他有些疲惫,还没走近,就听见了后半句,以为是许惠在和朋友埋汰自己,于是笑着搭话:“妈,你说谁不会说话啊?”可等他抬眼一看,就发现了一个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脸上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僵硬。

????许惠没有察觉到自己儿子的变化,自顾自的打趣:“还有谁呀,不就是你吗?”说着笑着看向江铸久。

????江铸久不想和许惠多谈这个话题,只是顾左右而言他。“嗯,我知道。对了,妈,我的文件放哪了,我着急要。”

????许惠一脸莫名其妙,“你的文件我哪里知道,你自己忘东忘西,还想让我给你找啊?”可江铸久用那种期待的目光看着她,她就拒绝不了,于是站起身往书房走去,嘴里还念叨:“我记得我好像是见过一个文件……”

????眼下,客厅里就剩下两个人。“你怎么在这里?”

????江铸久审视的目光让郑菁菁受不了,下一秒就想要逃开。以前说的很顺的借口现在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了,“我……”江铸久也懒得听,他摆手。“行了,你只要知道有些东西永远不会是你的。”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换好衣服就要离开。

????“妈,我走了,文件我拿到了,你不用找了。”刚才他想了很多,郑菁菁在老宅也好,可以陪许惠聊聊天,他妈平时一个人在家也挺无趣的,难得有一个称心的说得上话的人,也就随她去吧,他不信,老宅这么多人,她还敢像之前那样。

????许惠生气,现在还不知道自己被儿子耍了她是白活这么大岁数了,她看着有些惊魂未定的郑菁菁,柔声问到:“菁菁,怎么了,他是不是说什么惹你生气了?”

????郑菁菁这才回过神来,脸色微微好看了一点,她扯出一个笑容。“没事,伯母,我就是有一点不舒服,您别担心。”

????许惠也不疑有他,数落了江铸久几句,就和郑菁菁聊了起来,郑菁菁脸上在笑,心里却乱如麻。

????这天,有几个老姐妹约许惠出门,于是,整个宅子里就只剩下郑菁菁一个人。

????她漫无目的地来到江宅背后的花园,这里有花匠正在给园子里的景观树修剪枝芽,另一旁也在打理长高了的草坪,还有人在洒水,大家都忙着自己手里的事,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郑菁菁出现在这里。

????意外往往就在一瞬间发生,一个小姑娘手里的水枪突然不受控制,飞溅起的水花沿着抛物线落在了郑菁菁的衣服上,大家才惊恐万分,洒水的姑娘赶紧过来给郑菁菁擦水,却被郑菁菁嫌恶地推开了。她莫名来了火气,“你们这是给我下马威啊!怎么?对我很不满?”

????一排人顿时变了脸色,小姑娘更是脸都白了。郑菁菁可管不了那么多,她才没有怜香惜玉的心思,厉声道:“不会做事就不要做,趁早走人。”也不理会剩下人的窃窃私语,“管家,把她给我辞了。”许惠这阵子对她很好,她都没有见过卿黎雨有这样的待遇,偶尔她还会想,是不是许惠已经喜欢上她了。这些下人不长眼,她就要好好给他们立个规矩。

????管家也不敢惹怒她,只得应下,把做错事的小姑娘劝走了。

????郑菁菁换上衣服,心里却更加烦躁,卿黎雨在那些人的眼里才是女主人,她不过是一个蹭吃蹭住的,迟早会离开。自己今天杀鸡儆猴,虽然过瘾,到底是名不正言不顺,她得尽快让江铸久和卿黎雨分手。

????卿黎雨这几天一直都住在江宅,偶尔还有时间亲手给许惠做饭,本来郑菁菁也想帮忙,却被卿黎雨推出来。“菁菁,你手上伤还没有好,我来就可以了。”郑菁菁只好退出来,其实那点伤也不重,现在已经完全好了,连疤痕都不易看见,只是当时为了吓住卿黎雨,故意让医生说的严重了些。

????看着卿黎雨忙碌的背影,郑菁菁心里犯堵,她得让卿黎雨再离开一段时间。好在那边传来了消息,接下来,卿黎雨安排有半个月的出差工作,这多少让她安了心。

????江铸久得知卿黎雨要离开半个月之久,顿时皱眉,他私心不希望卿黎雨把工作看得那么重要,如果可以,卿黎雨就待在家里,他完全可以把她养得白白胖胖的。只是,卿黎雨恐怕会闹脾气。

????像是察觉到江铸久的不满,卿黎雨就拿哄小孩那套哄他。“我就去半个月,如果赶一点,十天之内就会回来。”

????江铸久赌气,把头偏在一边,就是不理她,卿黎雨只好重新走到他的身边,抱着他的腰,把头靠在江铸久宽厚的后背上,“你放心,我肯定照顾好自己。”见没有用,卿黎雨只好下一剂猛药。“我会想你。”像是保证似的,她还强调一遍。“每天都想。”

????江铸久轻叹一口气,反手揽过卿黎雨的身子,用下巴在她的秀发上蹭蹭,这才缓缓开口:“这可是你说的,别想抵赖。”卿黎雨知道江铸久这是同意了,高兴地亲了江铸久侧脸一下,就要跳开去收拾行李,却不想江铸久没有松开她。笑话,江总是这么好撩的吗?

????天旋地转间,江铸久已经将卿黎雨压在身下,一时间,两人靠的特别近,近到卿黎雨可以感觉到江铸久的呼吸在撩拨自己毛孔,她咽下嘴里的口水,不自然地问:“还要,还要干嘛吗?”

????江铸久邪邪一笑,语气低哑中透着魅惑。一字一句在卿黎雨耳旁响起:“你、说、呢。”那一刻,卿黎雨觉得自己快要炸了。

????当所有的言语化成一记深吻,卿黎雨已经不知道身在何处了,只有顺着江铸久的动作迎合他,仿佛那样才能汲取到稀薄的氧气。

????一吻毕,江铸久才松开了她,她早就没了力气,脸上红霞翻飞,也不知是羞的,还是缺氧闹的。

????即使再不舍,卿黎雨还是走了,江铸久只有把工作排满,否则他怕自己忍不住冲动去找她。

????今晚这个案子有些棘手,对方迟迟不肯签约,却保持一副乐于合作的态度,一直劝酒,江铸久也不是不懂这里面的门道,只是相思难解,不免多喝了几杯,贺霄送他到家的时候,他已经在车上睡过一觉了。

????整个宅子很安静,许惠早就睡了,只有几盏昏黄的灯光微微亮着,等着主人归家。

????贺霄把江铸久扶进卧室就离开了,等到确定贺霄不会再回来,郑菁菁才从暗处走了出来,她看着江铸久房间虚掩的门,笑了。

????本来她也没有想到自己有这样的好运气,眼下却是一个难得的机会。郑菁菁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这是一套暗红色的情趣内衣,与肤色形成对比,恰能体现肤白如雪,除了关键部位,其他地方都是薄纱材质,刚好可以把人的曲线勾勒出来。

????这一次,她就不信,江铸久不会动心。

????轻轻推开再悄悄关上,确定自己没有被发现,郑菁菁才暗暗松了一口气,稳定心神,她就朝床上凸起的那块走去。等来到床前,发现江铸久并没有醒,好似睡熟了的模样,少了平日的几分冷峻,多了几分少见的柔和。

????郑菁菁伏在床边,用食指抚上江铸久的眉,再是眼、鼻、口。像在是勾画一件昂贵的艺术品,嘴里无声地说:“今晚,你是我的。”

????下一秒,郑菁菁的手就钻进了被窝,往那精壮的身躯上游走,就在快要碰到的时候,江铸久抓住了她,郑菁菁吓了一跳,她没有想到江铸久这么快就醒过来了。

????江铸久在郑菁菁手覆上的时候就不舒服地皱起了眉头,后来越来越张狂的侵犯让他骤然清醒。此刻,他的眼神清明,哪里有喝醉的样子,这样的压迫感让郑菁菁害怕。嘴上却不认输:“让我来好吗?我比卿黎雨更懂你。”说着,嘴就凑上去,想要亲他。江铸久立刻拍开她的头,表情厌恶。

????“真丑!”

????郑菁菁这才停下动作,他说什么?丑?

????“滚!一分钟,不然就让人把你拖出去。”

????郑菁菁不敢相信,江铸久竟然这样对她,她哭着跑了出去。江铸久见她离开,这才按按发疼的太阳穴,心想明天就把这个人送回去。他没想到郑菁菁居然变成了这样,一点都不像之前那个大大咧咧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