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宝石】(39)

作品:《潢宝石催眠宝石

????催眠宝石第三十九章露营1咯咯咯咯……手机在床头柜上欢快地震动着,就像一只小鸟在高速地啄击着柜面。一只藕白的手从被窝里伸出来,m0了好几下才拿到这个欢叫着的手机,在拿到眼皮前的途中还险些掉在地板上,而即使拿到了面前,何沅君还是得吃力地撑开眼皮才能看得到屏幕上的内容。

????手机屏幕上一个闹铃的图标在颤动着,上面的时间是06:31,在数字的上面还有三个中文字“活动日”。何沅君抵抗着眼睛传来的酸涩感,将闹钟关掉,这三个字让何沅君打消了赖床再睡一会的念头。她把手机随手丢到旁边,手机在床上翻了一下,落在一本书旁边。

????结婚这么多年他们一直是男左nv右的睡法,离婚后,虽然床上只有何沅君一个人了,她本应该睡在中间让自己的空间更充足一些,但不知道为什么,她还是习惯睡在床的右侧。

????何沅君从被窝里撑起身t让自己靠在床头板上,双手先是r0ur0u眼角,手掌又在脸蛋上搓了几下,甚至轻轻地拍打着,尽量让自己清醒过来。

????之后,她止不住地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

????发了一会儿的呆,她才扯开深蓝se的被单,穿着桃红se真丝睡裙的她从床上下来。伟岸的x脯在落地那一刻颤动了几下,那高耸的r峰将顺滑的衣料撑起来,本来贴身的材料被撑出了一道口子,一丝冷气从裙摆的底部钻进去,让她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冷颤。

????何沅君在衣柜里翻出了一套衣服,往浴室走去时,却在经过梳妆台的时候停住了脚步。

????镜子中的何沅君,头发乱糟糟地披散在憔悴的面容上,她的眼睛下面罕见地出现了两个小眼袋,原本滑腻的脸蛋,此时看起来g燥无b暗淡无光。她深x1了一口气,身躯轻微颤抖着,某种突然而来的恐惧让她逃离了梳妆镜冲进了浴室里。

????柔顺的衣服很快就丢进了藤木编织的衣服箩里,很快,一副堪称完美的身躯ch11u0着出现在浴室中。一米七七的高挑身材,菱形的脸蛋虽不如瓜子脸蛋般秀美之余有一分圆润,但胜在线条明朗平添几分清秀的韵味,狭长的眼睛睫毛长而微卷,点缀着整个脸蛋又有几分妩媚。

????如果不是那高挑的身材,那一对已经轻微下垂的木瓜大n就会破坏掉整t的平衡,现在看起来却是恰到好处,虽说超出了h金b例,但那惊人的轮廓无形中却让这副躯t显得更加让人感到g魂夺魄。

????不过她的主人似乎并不太欣赏自己的傲然凶器。

????ai美之心人皆有之,nvx更甚,何沅君也不例外。但和其他nv人有些分别的是,大部分的nv人都希望自己拥有一对丰满的rufang,但她却嫌弃自己的rufang过分丰满了。对于一个自小就个x自主、追求自由自在的人来说,何沅君感受到最大的阻拦不是社会,居然是来源于自身。

????在读书那会她就不太敢参与那些太激烈的运动,就算戴上了小一号的r罩,难受之余却并不太能约束那两只大白兔活奔乱跳的属x。而且何沅君不但嫌弃x脯尺寸太大,她对于自己的r型颇有微词,她那对rufang并不是那种坚挺的类型,每当她俯下身子的时候,那对硕大的ruq1u将会沉甸甸地垂在那里,轮廓异常明显,总会招来很多不怀好意的目光。

????和张闵za时就更加麻烦,尤其是那种跪趴的后入式,那对东西在丈夫的撞击下,前后甩动得太厉害了,不时还会互相撞在一起,让她觉得十分难受和羞耻。

????偏偏张闵对这对大n是ai不释手,丈夫日常最喜欢和她开的玩笑就是x袭,而在xa中,张闵最喜欢的也是把玩这对凶器。她嫌弃这种玩弄具有某种物化的侮辱x,因此还和张闵吵了几次,甚至一直到离婚,十几年的婚姻中,她已经不知道拒绝了多少次丈夫打npa0的要求。

????然而此时何沅君没有多少心情却在意自己的身材,她的jing神状态糟糕极了

????何沅君昨晚根本没怎么睡过觉。最近她不知道怎么的,身t的某些部位总是莫名其妙地瘙痒起来,她开始以为是某些过敏症状,但她在镜子前脱了个jing光,却没能找到任何的红斑或者异样的地方。她昨天专程去医院看了一下医生,医生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最后也只是ch0u了血等待化验结果。

????昨晚一整个夜晚,那些瘙痒的症状毫无规律地冒出来让她根本难以入眠。最可怕的是,这种症状不但会出现在她的皮肤上,而且还会出现在rt0u上,她晚上最少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是像一个荡妇一样地玩弄着自己的rt0u止痒,又抓又挠又捏又扭,瘙痒强烈的时候她甚至将rt0u送到自己的嘴里啃咬。

????而让她烦恼的不止是rt0u,还有yda0。虽然yda0没有像皮肤和rt0u那般出现难耐的瘙痒,但却像一直保持了某种情动的状态一般,一整晚都在轻微的渗出miye,刚开始何沅君还以为是某种炎症,但那些yet闻起来却并没有异常的味道,和她平时自渎时流出来的浪水差不多,而且合看起来也只是有些sh润而已,何沅君也就没有在意,但在醒醒睡睡的反复煎熬中,在半夜的时候她发现她的底ksh透了,连带着那一片的睡k都sh了一大块。她不得不起床简单地洗了个澡,换上了那条桃红真丝睡裙,并且在白底k里塞了一片卫生巾。

????刚刚脱衣服的时候,从胯下ch0u出那条卫生巾,却是沉甸甸地x1满了yet,丢进空荡荡的垃圾桶里还能发出“咚”的一声。

????怎么ga0的呢为什么会这样

????热水浇淋在何沅君的身上,冲洗掉了一些疲惫,但那些瘙痒的感觉又冒了起来,她从脖子挠到了大腿,大腿这边挠着舒畅了不少,脖子那边又开始发痒起来,简直让她抓狂。

????最神奇的是,这些瘙痒来得突然,但好像是有时效x一般,过一会又全部褪去。

????这种恶劣的情况在平时她还可以躲起来,等待化验结果出来她相信在针对x服药的情况下很快就会好转了。

????然而今天偏偏是她早就计划好的家庭活动日,这是生下张浩后就有的家庭习俗,每个月至少有一天的时间里,他们全家都要放下其余的事情,集t出游,郊游也好,参与某些公益活动也好,反正这一天他们会聚在一起。

????这个惯例这么多年来风雨不改,唯一例外的就是上个月两夫妻闹离婚的那次。

????而何沅君最近觉得家里的气氛太压抑了,尤其是nv儿,不过是一个多月的时间,她居然觉得nv儿有些陌生起来。她找美晴谈了两次心,但都没什么效果,nv儿显得心事重重,整场对话都心不在焉的。

????所以何沅君计划恢复这个活动,并且把原本的一天游改成了三天两夜的野外露营。之所以选择露营,一方面何沅君突然想离开喧嚣的城市,到大自然里去呼x1一下新鲜的空气,让自己烦躁的内心平静一下。另外一方面,这种活动能让他们一家人有更多的时间接触在一起,能好好地谈谈心,增进互相的了解。

????从浴室出来,刚穿戴好衣服的何沅君就听到了敲门声,门外传来儿子的叫喊:“妈妈,好了没有我和姐姐都收拾好东西随时可以出发了。”

????听到儿子声音中的兴奋和期待,何沅君立刻打消了原本想和儿nv们商量一下改期的事情,她决定忍耐一下。最近大家的心情都很糟糕,她不想再打击孩子们了。

????然而天公不作美,临出门时,何沅君刚把行李装上车天就下起雨来,天气预报说多云转雨的,没想到早上就欢快地下了起来。这两个月m市似乎总有道友在渡劫,台风过后就三天五天的雨下个没停。

????已经坐进车里的何沅君,在询问了张浩和美晴的意见后,在孩子们的坚持下,还是徐徐地把车开出了小区。

????这次的目的地是200多公里外的国家sh地公园,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去那里了,在4年前的一次出游里,他们发现了一个理想的宿营地,之后他们几乎每年都会去那里野营一次,多则45天,短则2天一夜。

????说实话何沅君还是有些紧张的,由于是要外出野营,她并没有开自己的小车,而是将封尘了大半年的房车从私人车库里开了出来,在这种能见度很低的路况中,她必须全神贯注地开着车。

????“你疯了……妈妈就在前面……我们不可以……”

????何沅君在倾盆大雨中专注地开着车,而车厢中的张浩,却忍不住ga0起了小动作。

????看见张浩当着她的面脱下了k子,张美晴低声地说到。她没有想到张浩这么大胆,这可不是有一门之隔的房间,驾驶室和后车厢也就几步的距离,平时在夜深人静的夜里,ai怎么折腾也不怕,妈妈的房间里有卫浴,一般没什么事她是不出门的,但这里,只要妈妈有什么疑惑,停车过来不过是一眨眼的时间,张浩到时连穿k子的时间都没有。

????“怕什么,高速公路不能随意停车,再说外面雨这么大,她在专心开车发现不了的。来,我看你早餐没吃多少东西,让老公给你喂点粮食。”

????美晴刚刚虽然抗议了一句,但这些日子一来,她知道张浩想做的事情是无法w泥的,所以她嘴巴上说着不可以,同时却是把裙子卷到了腰间,此时正挪动着pgu想要脱下底k,闻言后收回了双手。

????张浩所谓的粮食就是他的jingye,张美晴正想握着张浩的ji8含进嘴巴里,没想到这个时候,车身一震,却是何沅君轻踩了一下刹车。

????“哎呦”

????张浩一声痛叫,捂着下身跪倒在了地板上,刚刚那一个小刹车,他挺着ji8双手想要抓住姐姐的脑袋,当时也没扶住东西,结果一个站不稳往前扑去,那杠大枪直挺挺地几乎呈90度t0ng在了沙发面上,饶是张浩号称金枪不倒小钢pa0,在自身重量的加持下,这一下撞击还是疼得他呲牙咧嘴。

????“小浩,你没事吧”

????前面传来妈妈关切得问候,张浩连忙喊到:“没……没事,轻微撞了一下。”

????“你们两个在沙发上也扣好安全带啊。”

????“知道了。”

????何沅君一边说着,却是一边紧张地回头往通道看了一眼,却不是在担心儿子的状况,而是她此时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已经探进衣服里,大力地错搓着自己的rt0u。

????就在刚刚,那该si的瘙痒又跑了出来,而且这次的灾区是rufang,相对于其它部位的瘙痒,rt0u的瘙痒却是最为强烈的。

????何沅君把车换到了慢车道,然后把车速逐渐降到了70左右,这样一来,她的jing神就不用崩得太紧。她得手在两只rufang上来回搓弄,一边时不时紧张地转过头看一眼通道,她害怕孩子们这个时候过来看她。

????但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过道的光线稍微一暗,何沅君赶紧把手从衣服内ch0u出,也来不及整理衣物就按在了方向盘上,她刚握紧方向盘,张浩就走到了旁边。

????“小浩你g什么我们在高速上,不要随意在车里走动”

????何沅君慌乱地用严厉的语气呼喝着张浩,她原本是想驱赶张浩离开,没想到张浩却在副驾驶位上坐了下来,扣上了安全带。

????“妈,刚怎么了那一下刹车差点没把我和姐姐吓si。”

????张浩关切地问道,何沅君那里却是咬碎银牙,不过是十几秒的事情,那小小的rt0u却像容纳了成千上百的蚂蚁在里面钻爬撕咬一般,痒得让人快要疯掉。但儿子就在旁边,她握着方向盘的手只能青筋浮现,sisi地克制住去抓一把的冲动,她哪里还有jing力回答张浩。

????张浩看见妈妈久久未达,又见妈妈满脸细汗,才醒起来是怎么一回事,连忙解开安全带一边说着“妈你专心开车,我不打搅你了……”一边往后车厢走去。

????张浩刚一离开驾驶室,何沅君的左手就迫不及待地将衣服一掀,x罩在刚刚就被推倒了rufang上面,两只明晃晃的ruq1u立刻轻轻甩动着被释放了出来,顶端那褐se的r晕上,那颗紫葡萄看起来明显b平时大了一圈。

????也幸亏大雨滂沱,没有任何车敢并排行驶,这样的美景也就没人能瞅见,否则被人拍张照片这是妥妥地要上新闻头条了。

????何沅君释放出rufang后,空余的那只手立刻捏住其中一颗rt0u,用力地一扭。

????“啊……”

????一声短促的sheny1n情不自禁地从何沅君的嘴巴里飞出,就刚刚那么一下,瘙痒的感觉如同cha0水一般褪去,另外一种混合着痛楚的快感却从rujiang爆炸一般地扩散开来,她的yda0一阵收缩痉挛,她居然因为rt0u这一扭就达到了一个小ga0cha0

????车子一晃,在应急车道上停了下来,过了十来秒,又再次开出……“妈妈怎么了”

????张美晴小声地问道坐在旁边已经扣好安全带的张浩,张浩刚刚在车厢里又磕了一下,此时他才想起来自己给妈妈下了药……自己再一次给自己在高速路上安排了一场夺命惊魂。

????张浩也无心喂姐姐早餐了,一边利用宝石的力量安抚着妈妈的jing神,一边乖乖地给自己拉上了安全带。

????在接下来一直到抵达目的地,何沅君再也没有发作过,2个小时后,他们安全地抵达了露营地。

????此地地势平稳,在森林的边缘处,不远处就是一条小河,是芫花江的支流,河面不过十来米宽,水深及腰水流平缓,河水清澈见底,是戏水游泳的好去处。

????到达目的地,几个人站在河边欢呼了一下,m市那边还是倾盆大雨,这边却是yan光明媚烈日当空,在炎热的天气里,几个人都恨不得立刻就跳进河里泡一泡,但他们还是决定先把其它一些杂碎的事情弄好先。

????首先要务就是扎帐篷,何沅君在岸边的森林里转了一下,很快就找到了之前选定的扎营点。他们的帐篷是离地帐篷,所以不能在河滩上搭建,因为帐篷是悬空的,必须要找到四颗距离适中的树木。这种帐篷虽然搭建起来麻烦,但可以很有效地避免许多虫蚁动物的sao扰,在安全感上要来的b直接钉在地面的帐篷要强。

????三个人从车里拿出帐篷和折叠梯子,安装是由何沅君和张浩负责,美晴则去附近摘野菜和装备中午饭的食材。

????张浩不但学习能力一流,在动手方面也不差,仗着红宝石改造过的身t,虽然不像超级英雄那么变态,但好歹也达到了运动员般的t格,三两下就把帐篷拉起来,等他想要返回房车拿被子和枕头的时候,一旁却传来了传来了妈妈的叫喊:“张浩,快过来”

????何沅君的声音里充满了惊恐,张浩还以为妈妈遇到了什么野兽之类的,三两下从帐篷口的绳梯爬下去,才走出几步才发现,原来妈妈不是遇到了什么野兽,而是整个人抱着在树上,脚下的梯子不知道怎么的倒在了地上。

????“妈,你等下,我就给你扶好梯子。”

????张浩连忙跑到树下,正要扶起梯子,却听到妈妈一声尖叫,他抬头一看,妈妈居然放开了手往下面跳了下来。张浩才刚刚站起来并转过身子,还没来得及伸手接住妈妈就被一下子撞翻了在地上。

????张浩只感觉到眼前一黑然后呼x1难耐,他的脑袋居然被妈妈一pgu坐在上面,而且被压住的部位软绵绵的,正不断地被挤压出一gu带着腥臊气味的yet来。没等压倒窒息,惊魂稍定的何沅君又轻呼一声,连忙爬了起来,等张浩抹着脸上的yet从泥地上爬起来的时候,眼镜瞥到何沅君的手快速地从裙子里ch0u出来,等他站稳,何沅君已经装出整理衣服的样子了。

????“妈……你不是吓到尿了吧……”张浩故意把手凑到鼻子前问了一问:“怎么闻着又不像是尿味……”

????“儿子你在胡说些什么”

????何沅君当然知道张浩脸上沾着的yet是什么,正是从她yda0里不断渗出被卫生巾x1满的浪ye,她刚刚在装帐篷的时候就想回到车上换一块的,没想到脚一歪居然把梯子给弄倒了,也亏得她眼明手快抱住了树g才没摔下去。但何沅君没想到一波三折,还没等儿子把梯子扶起来,她却看到手上爬着一条毛毛虫。别看何沅君在几百人面前开个座谈会云淡风轻的,但对于这种东西她和其他nv人并没有什么不一样有着天然的恐惧,所以吓到手一甩整个人转身就往下跳去。没想到跌倒的时候她意外地坐在了儿子的脸上,卫生巾里面的yet在挤压下立刻就侧漏了出来。

????看着张浩一边抹着脸一边把手凑到鼻子前去闻,何沅君立刻羞得脸蛋滚烫起来。

????“那……那是……妈妈腰带上的香包,在跌倒时不小心弄破了……”

????“香包怎么闻着一点不香,还有些腥味”

????张浩哪还能不明白那是些什么,他现在是故意在调戏妈妈。

????“可能是过期了吧……我也不知道。”何沅君的脑筋转的也算是快了,很快就找到了一个合理的借口搪塞了过去:“别说这个了,你快去洗一下脸,然后帮妈妈把帐篷支起来,妈妈回车换一下衣服。”

????看着妈妈羞红着脸落荒而逃,张浩y笑着。

????等一切弄好,已经是晌午时分,张浩支好其余的两顶营帐后,又在森林里捡了一堆g树枝回来,在河滩上架好了铁锅。而这个时候光着脚丫的何沅君在河里提了一桶河水回来,在车上的过滤器过滤了一次后才倒进铁锅里。

????g树枝烧得劈里啪啦响,锅里的水很快就烧开了,何沅君将nv儿切好的猪r0u连同胡萝卜块一gu脑倒进了锅里,等煮的差不多又把摘回来的野菜加了进去,盐油放一下,这样一顿午饭就做算做好了。

????“哎,我说,这电饭煲也太破坏气氛了,我们下次应该尝试一下竹筒饭什么的那种原始的方法。”

????张浩勺着饭,嘴上埋怨着。

????“这附近哪里有什么竹子,来时的路上倒是见过一片,十几公里外呢,你去砍几根回来吧。”

????在湖光山se鸟语花香中,张美晴那封闭起来的内心似乎打开了一些,难能可贵地露出了笑容,并且和张浩开起了玩笑。

????“要不是带了你个饭桶,我饭都不煮了,直接吃菜就能吃饱了。”

????nv儿的笑容也感染了何沅君,她本来一直陷于某种尴尬中,此时也释怀了不少,也跟着开起玩笑来。

????“我们是野营啊,可不是来当原始人的,要是这么说的话,下次我们车也别开了,徒步过来,也不要住帐篷了,我们周围找找看又没合适的山洞。”

????“那还叫什么野营啊,你那是t验生活好不好,而且还是t验原始人的生活,这不是找罪受吗。要不要给你准备几件兽皮衣服啊。”

????“好呀不t验一下你怎么知道是找罪受呢说不定你有可能喜欢上原始人的生活呢”

????张浩放下碗筷,拿起一根g瘪的木棍,就装出原始人那傻楞傻楞的表情挥舞着木棍,嘴里发出嗷呜嗷呜一样的声音,顿时把两位nvx逗得哈哈大笑起来。